这对于汽车购买人而言最为熟悉不过了。他们购买看起来似乎价值合理的全新汽车。当他们开着车在城内来来往往,他们发现这并非他们所期望的:马力不足,耗气量大,悬架系统太差 – 他们在路上颠簸得厉害。他们的四轮汽车投资竟然只换来四星级失望。

STAT Top Quartile Energy Efficiency Design it from the start.png接受现实,并将其成指数倍放大。这就是当期待已久的新工业工厂带来比预期更高的能耗时,管理人员会遇到的困扰。对于一个新建设施来说,刚一开工就发现其生产成本高于其竞争产品和同行的生产成本,这真是一场噩梦。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盈利性不符合要求?万事俱备:受委托的工程公司利用现代方法和设备完成了设计,建设也几乎按照预算和计划目标完成。

当您深入分析,您可能发现能源成本并非具有预期优先级。能源转换、分配和使用的浪费直接影响盈利性—最大程度减少浪费是提升利润的最好机会之一。

能源成本如何影响了您的盈利能力

“能源成本容易被忽视,初始预算几乎通常都专注于前期成本”,艾默生咨询工程师 Robert Sabin 说。“但是,持续浪费能源成本才是降低您的盈利能力的主要要素。”

能源浪费无处不在。根据美国能源部 2012 年的研究,工业场地内有 37% 的能源损失。并且,一项联合国研究发现,发达国家的工业业务可以提高 5 – 30% 的能效。

这些成本为何被忽视 – 以及如何应对

Energy Efficiency - Design It From the Start.png有三种我们经常听说的原因阐述了为何能效被忽视:

  • “我们需要限制资金成本。”实际上,最佳能效通常可以较小成本或者无需额外成本来实施。
  • “没有人提到这个。”工程、采购和施工 (EPC) 公司通常没有激励手段来考虑最大程度降低能源工作成本的新设计或技术。
  • “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技术不断发展,领导者可以促使工厂设计人员利用这些新的能力。

隐形的竞争优势:以较小成本或者无需额外成本提高能效

准备好掌控形势?这五种最佳实践能帮助业务领导者在下一个资本项目中融入标杆企业绩效:

1.     多从整体着眼。

“多数能源改善围绕各设备的效率进行,如电机、加热器和锅炉,”Sabin 说。“尽管这很重要,而对于节能更具潜在价值的是各组设备、过程和操作领域的有效协成。”部署的自动化过程和技术将在此协同工作中扮演关键角色,以实现最大化的回报。

2.      采用最新技术。

可以在资本项目中优化能效的技术通常未被充分加以利用,或者完全未使用。例如,在过去 60 年中,燃烧控制方法通常以燃料 – 空气曲线为基础 — 燃烧过程中空气与燃料的比例。今天的技术允许使用数学计算进行控制,它可消除曲线中浪费的“误差区间”。现在可用的其他工具包括无线能源测量、泄漏和通风实时监控、自适应燃烧控制以及自动协调策略。

3.      由细节见大局。

我们喜欢说,细节见真知。传统意义上,新过程、工厂和车间的建设只配备生产所必需的仪表。但要有效监控并推动能效,运营团队需要能源使用的详细情况,这只能通过测量所有能源流程来提供。当过程首先设计并构建时,这些技术的安装成本相对便宜。

4.     不可轻视 — 或接受 — “小事情。”

这儿一点儿通风,那儿出现一些蒸汽泄漏。这些因素中每一项 — 在典型工业场所中最常见或明显的能源损失中 — 本身并非大问题,但加起来就会造成大损失。

“新过程应当安装大量的潜在泄漏点实时监控,以便在出现能源浪费时能即使进行维护,在问题扩大前阻止它”,Sabin 说。

5.     考虑可靠性是效率的关键。

Bob Sabin Pull Quote.png工厂可靠性和能效形影不离。近几年出现了监控设备和过程的新工具,以便影响可靠性的故障可在非计划中断时发现并解决。潜在问题实时警报可实现有序关闭或选择减轻损失的工作情景。恰当的培训有助于确保您的员工更好地利用这些工具。

当管理层在施工计划过程中考虑安全性、质量和可靠性时,他们通常忽视优化能效设计。这是不对的,因为在资本项目刚成型和早期设计期间,部署解决方案更具成本效益,并且更容易实施。

“通过在一开始就将能源使用主动融入到过程控制中,并持续提供未达到目标时的实时报警,良好设计的能源管理和监控工具及过程能帮助运营人员在所在行业实现最佳运营绩效,”Sabin 说。“这种结合将在今天 – 以及每一天都实现工厂节能。”

关于艾默生能源顾问 Robert Sabin 的其他文章,请访问艾默生过程专家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