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_Quartile_Stats_v7_PM_Maintenance.png每个化学、油品或气体公司都受到资产困扰,由于停车时间而无法实现全部生产潜力。若特定资产可用性为 97%,剩余 3% 是闲置的现金。

对于实现最高投资回报的公司,目标是要从运行工厂的资产中获得尽可能多的生产潜力,例如,达到产品需求的速率。这需要识别“闲置资本”的原因,然后采取行动重新利用。

标杆企业绩效的公司正在开展这项工作,获得了显著的资产性能提升,每年平均增加 350 个运营小时。这额外两周的生产力转化成为较大的利润。

在当今竞争激烈的行业运营环境下,原油价格低、精炼成本创历史新高,对公司盈利性和固定价值造成不良影响的闲置资本是无法容忍的。从现有资产中挖掘更高的生产力通常是向投资人提供更高回报的唯一短期方式。

对于大多数公司,最适合着手的方向是评估闲置资本的三大常见来源:闲置技术、非生产性劳动力和过剩备件库存。“您需要了解哪里存在优化资产性能的大量机会,艾默生的可靠性咨询业务发展/营销副总裁 ”Will Goetz 表示。“那么,您必须制定优化该性能的路线图。”

可衡量的收益

让这个过程值得付出。根据可靠性和维护研究的最新成果,标杆企业的总停车时间低于 3%,而平均绩效的公司通常会有 5 – 14% 的总停车时间。研究也指出,标杆企业的维护成本比工厂更换成本低 2%,而绩效不佳的公司在此这方面的成本则高出 2 – 4 倍。

Goetz Pull Quote2.png这些百分比加起来是笔不小的费用。例如,一家 10 亿美元的具有一流绩效的炼油厂,每年平均花费 1200 万到 2000 万美元,而绩效不佳的公司在这方面的费用则高达 2 – 4 倍。“我们估计在全球范围内,维护和可靠性方面的改进机会每年会达到 500 亿美元左右,” Goetz 说。

这在财务报表中意味着一大笔利润。Goetz 指出高达 60% 的维护人员都是闲置或不必要的。闲置资本的其他来源包括未充分利用设备监控技术方面的投资、备件过度投资、以及可改善为用于更多战略目的的自由资金的其他方面。

通过与其他工厂的运营进行比较,公司会发现三种闲置资本中的哪一种具有显著获得收益的改善机会。让我们分别讨论这些影响因素,首先从闲置技术入手。

许多工厂已采用智能技术来管理生产过程。嵌入式传感器可测量温度、流体压力、振动、摩擦、阀门打开或关闭、以及其他指示设备中断或故障、进而造成停车的这些因素。公司也在用于关闭机器的保护系统上投入了大量资金,极大降低了灾难性故障和更长停车时间的可能性。若同样的工具可以更早地提示正在形成的潜在问题会怎样?

根据 Goetz 的介绍,艾默生可以做到。“他说,这些用于检测故障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状态监控系统中,其中并未实现过程管理和信息能力。“这些投资中可提取更多信息,用于尽早修复设备,并在资产的利用率最低时安排计划内维修。更重要的是,该信息可以用于评估继续使用资产会在何时造成安全风险。”

Dead Money.png设备状态信息可以用于避免备件库存过剩的闲置资本。通过更好的了解何时会出现问题,工厂可以仅存储计划内所需的部件,从而释放资金用于满足更紧要的需求。

闲置劳动力—计划和非计划维护工作之间的差异—在于第三种闲置资本源。维护人员在设备计划维护上花费的时间越多,他们在非计划维修上花费的时间就越少。

“有计划工作的生产力是非计划工作的两倍,”Goetz 说。从时间利用角度出发,若可尽早了解机器何时需要维护,就能更加高效地管理工作团队。“资产状态推动了计划性维护工作的进行,”他解释道。

有的公司可能会质疑通过采取利用闲置资本源的措施所获得的益处。要解决这些问题,先从小处着手,识别单个工厂的闲置资本源。衡量所采取措施的有效性,以验证改善情况,然后与同行比较结果。在获得益处后,充满信心地将这些措施在整个企业中推广。

通过恢复现有运营中的闲置资本,从而能够更好地应对受生产约束的市场条件。

关于艾默生’的业务发展/营销副总裁 Will Goetz 的其他文章,请访问 艾默生过程专家博客

Russ Banham 是获得普利策提名的商业记者和作家。他的新书,“Higher:100 Years of Boeing(《飞向更高:波音百年》)”现已在书店出售。